28, 9月 2022
美色情女星:我用肉体换学费这是美国的无奈

杜克女大学生米莉安·维克斯(Miriam Weeks),艺名贝尔·诺克斯(Belle Knox)

海外网4月16日电据观察者网报道,今年2月,全美排名前十的名校杜克大学爆出尴尬的八卦:该校女大学生在拍色情片。这位一年级学生主动公布了自己的名字,并解释自己拍A片是为了挣学费。米莉安·维克斯全家就靠父亲每年20万美元左右的收入,但她的哥哥和姐姐也都在读私立学校,光她一个人每年6万美元的学费就让全家难以承受(目前美国的学费贷款总额已突破1万亿美元,《经济学人》、《华尔街日报》等主流媒体纷纷刊文发问“上大学还值不值”)。

4月14日,米莉安以其艺名贝尔·诺克斯在美国《赫芬顿邮报》网站撰文,向美国人解释自己从事色情业的原因:她和普通人一样,都是为了挣钱而工作。

之前你提到由于杜克(大学)学费太高,而你又不想背负巨额债务,自己没经过其他职业培训,所以决定投身色情业。在某种意义上,你是在暗示,为自我辩解,你没有别的选择——我指的是经济上的选择。

也就是说,如果你拥有大众可以接受的职业技能,你很可能就会做其他事情去了,不会进色情业。

啊哈,无奈的交换。这不是什么真知灼见。关于性工作的讨论经常提及“无奈的交换”这一概念。无论是接受采访、课堂讨论,还是和朋友闲谈,我都会碰到这个问题。我怎么可能出于“无奈”出人头地呢?

人们以为我支持性工作者和色情业的立场站不住脚,因为我是为了金钱从事这一行,而非出于真爱。性工作者本不是我的梦想职业,他们搞得好像很震惊似的。我小时候没有在学校“求职日”写上“我想成为色情明星”,也没有因为将来会在摄像机前赚钱而兴奋地和朋友们大聊特聊。老师也没有告诉我,我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事:宇航员、总统,色情明星也可以哦!显然这不是我梦想的生活方式——是出于“无奈”——所以,这就成了道德污点,我就成了可鄙的,供人唾弃。

色情业不是我的唯一选项,而是我心理预期中最审慎、最明智的选择——用最少时间交换最大利润。我有能力轻松换掉学费贷款,但我选择不背这个债。我为什么要增添本不需要的5万多美元学债呢?我的选择不是经济学家所谓的“无奈的交换”。

劳动力市场上所谓“无奈的交换”是出于贫穷,因为缺乏生活必需品而去偷去抢,为了全家填饱肚子。是的,我拍A片当然是为了钱。这是份工作,不是夏令营。如果赚不了钱,谁会去劳动呢?经济市场上的劳动,总是为了实现某种目的,赚钱、获得某种商品,等等。大多数人不是因为好玩而每天工作;他们是想——需要——(用劳动)来交换某物。你真以为如果不付工钱,会有人肯待在麦当劳该死的汉堡店每天忍受顾客狂虐?还有,你有没有想过,孩子当初梦想的工作是干这个吗?他们不想要更好的工作条件?他们的工作梦想连这个都不如?怎么可能?

一个人只应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或者能让自己能力获得提升的工作,这种想法本身就是某种特权。不用付学费,意味着我获得了某种优势,可以更加谨慎地挑选雇主,而不是因为急着还学费而匆匆忙忙拣一份工作先做起来。在今天的美国,工作机会不多,失业率徘徊在双位数;这对大学毕业生可不是什么好事。假装我们每个人都能获得喜欢的、理想的职业,这既不现实,也不诚实。我们经常做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因为我们需要养家糊口、缴纳账单,或者和我希望毕业的学校学生一样,偿还学费。这不会让我们的工作违背道德伦理。

毒气袭击事件要是出现在一年前,一定会引起国际舆论巨大反响,然而这次西方反应平静,让人觉得有点“反常”。[全文]

近日,贵阳警方侦破了一起特大制造、贩卖、管制刀具的案件,共收缴1万5千支。[全文]

柏林目前有多处苏联红军纪念碑。这些纪念碑是为了纪念柏林战役中牺牲的30多万苏军将士。[全文]

“龙女郎” 张蓝心可谓腿功了得。《十二生肖》在北京举行首映发布会,“龙女郎”张蓝心大秀劈腿功,盲眼踢飞主持人撒贝宁手中的苹果,引起了现场一阵好评。[全文]

1963年11月22日正午,肯尼迪在美国德州达拉斯遇刺身亡,改变了美国和全球历史。[全文]

4月10日下午14时许,西安市街头发生一起伤人事件,两人当场死亡。[全文]

话说赌王儿女众多,其中有6位女儿堪称是漂亮混血的经典美人,同时也是媒体曝光率最多的。[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