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11月 2022
伦敦行动]探访世界上最古老的足球俱乐部谢菲尔德FC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8日 17:13进入体育论坛来源:CNTV综合手机看视频

继2013亚冠捧杯后,时隔2年,恒大重返亚冠决赛,捍卫着东亚俱乐部的足球荣耀。

暴扣、火锅、空接、妙传、抢断,NBA五佳球视频奉献篮球场上无与伦比的精彩表演。

抵达英国的第二天,摄制组一行从伦敦出发,开始足球回家之旅的第一站,谢菲尔德。提到谢菲尔德,很多台球迷会立刻联想到斯诺克世锦赛和丁俊晖,而资深一点的足球迷们估计对谢菲尔德星期三和谢菲尔德联队这两支英冠球队,也不会陌生。的确,云集了斯诺克世锦赛、国际田联大奖赛、黑球世锦赛和世界橄榄球联赛等全球顶级赛事的谢菲尔德,堪称英国“体育之都”,当然这里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足球俱乐部发源地,体育运动的历史源远流长。

但我们这次的走访对象,是一个相对陌生的名字:谢菲尔德足球俱乐部(Sheffield F.C.)。GPS显示,我们寻找的对象并不遥远,距离谢菲尔德城区大约只有六到七英里。但在风景如画的乡间寻寻觅觅兜兜转转了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我们知道,陌生不只存在于我们这些远来的异乡人中间,在伦敦生活和工作多年的司机大哥,跟我们一样对这支世界上最古老的俱乐部所知甚少。

当这个简单到毫无任何装饰的牌子终于出现在面前,我们知道,穿越一个半世纪的探访,即将启航。

我们的寻访,从这几个黑色的集装箱开始。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主客队球员更衣室,陈列室,办公区,加上后面的一个小巧的比赛场地,这就是谢菲尔德FC的全部。

俱乐部主席理查德 蒂姆 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访客。作为国际足联和英足总公认的世界上第一个足球俱乐部,谢菲尔德FC诞生于1857年10月24日。足球运动初期并没有统一的规则,两支球队在比赛的时候,常常是上半场你定规矩,下半场我说了算。1857年10月,谢菲尔德俱乐部的两个创建人普雷斯特和克雷斯威克写下了第一份统一的足球规则。俱乐部成立6年后,英足总才宣告成立。 “他们没有发明足球,却建立了第一个专门为踢足球而存在的组织。”谈到球队悠久的历史,理查德先生的自豪和骄傲溢于言表。

2007年,适逢谢菲尔德FC俱乐部建立150周年,包括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和贝利在内的众多国际足坛知名人士都专程来到谢菲尔德为俱乐部庆祝生日。

目前谢菲尔德FC参与的是英格兰的第七级联赛,队中培养出来的最著名的现役球星,是现在效力于切尔西俱乐部的卡希尔。

临别的时候,主席先生向摄制组赠送了球队的球衣作为礼物。理查德先生谈到自己的近期目标是让球队再提升一到两个级别。我们祝愿主席先生尽快达成他的目标,但即使不能,一直坚守在足球的身边,本身就是一种成功。

18, 10月 2022
暗黑 谢菲尔德悲剧 足球城双

2020赛季英冠收官战,谢菲尔德星期三客场3-3被保级对手德比郡逼平,最终以3分之差含恨降级。这是自谢菲尔德联从英超降级后,钢铁之城另一大豪强同时陨落,谢市双雄历史上首次同一赛季携手降级,对于这座老牌足球城而言,这样的结果显得无比残酷。

在英国版图中,谢菲尔德是一座神奇的城市,它被7座大山包围,英国人称这里是“村庄城市”或“谢村”。不过谢菲尔德的地理位置又非常重要,居曼彻斯特、利兹等城市中央,这让他们有幸成为工业革命的发源地之一,谢村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工业城市。

更令谢菲尔德人自豪的是,在现代足球发迹的19世纪中叶,谢菲尔德是英国最早拥抱足球的城市,1857年建队的谢菲尔德FC是目前可考的史上第一家足球俱乐部。1863年英足总成立并定义足球规则,谢菲尔德星期三俱乐部随后在1867年诞生,球员多为板球运动员,只在周三有空踢足球。由于理念分歧,谢周三部分创始人于1889年另立谢菲尔德联队,钢城德比成为足球史上最早的同城德比。

百年历史中,钢城双雄分别创造过属于自己的辉煌,事实上两队并不经常碰面,过去50年间,他们仅在14个赛季征战同级联赛,多数时间只是可望不可及。

猫头鹰军团谢周三的遭遇令人惋惜,在目睹同城对手成为英超黑马后,本赛季他们原本喊出冲超口号。谢周三曾是英超元老,但在1999-00赛季降级后,猫头鹰再也没能回归。2015年泰国老板德丰·钱西利入主谢周三,他希望复制另一大泰资球队莱斯特城的成功。

谢周三在休赛期引进9名新援,但由于财务造假,球队却被扣掉6分,联赛形势陡然严峻。目标变为保级后,谢周三迅速换帅,保级大师托尼·普利斯接过蒙克的教鞭,这位威尔士教练此前28年从未直接带队降级,但他使用的541阵型过于保守引发球员不满,在位仅42天,普利斯在一片声讨中下课,就此成为谢周三队史最短命主教练。

不甘心被裁的普利斯拒绝松口违约金,这让谢周三在很长一段时间陷入内耗,老板钱西利更是炮轰前者“忘恩负义”。虽有尼尔·汤普森和达伦·摩尔两位救火教练先后上任,但军心涣散的谢周三再也没能反弹,最终他们无奈落入英甲,回归英超的口号彻底破产。

相比之下,谢菲尔德联队在英超的处境则更多源于技战术失败。刀锋军团在2019-20赛季依靠高效的稳守反击历史性排名英超第9。但简单粗暴的战术很快被竞争对手们彻底摸透,加上球队高价签下的新援未能拿出合格表现,功勋主帅怀尔德最终众叛亲离。谢菲联也提前6轮从英超降级,追平英超最快降级纪录。

遗憾的是,下赛季两支球队甚至无法在英冠会师。作为英伦老牌足球城,这样的结果无疑充满讽刺。

英国当地媒体《约克郡邮报》总结两队失败原因时指出,疫情是钢城足球衰落的主要原因,14个月之前两队一度分列英超和英冠第6名,突如其来的疫情对谢菲尔德的足球产业造成致命打击,17%的足球商店倒闭,直接损失超过800万英镑,没有大资本支持,钢城双雄面临与日俱增的财务压力。最终不堪重负的两大老牌豪强携手坠入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