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9月 2022
投资公司走私金银币被诉 检察官:入境需向海关申报

正义网北京4月21日电(见习记者周凌如)因涉嫌走私金银纪念币等普通货物,李某、李某某与二人所属的投资公司被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四分院提起公诉。今天上午,北京市第四中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李某是一家投资公司的采购员。2013年12月,为给单位降低成本,增加利润,进而获得更高的绩效奖金,李某联系到香港一家公司,欲购买2014中国甲午(马)年纪念金币,并将此事上报给了公司总经理李某某。

李某某批准了购货清单和提款单,从单位财务处领取了370万元现金,并在黑市兑换成了港币交给李某,让李某去香港采购金属纪念币及铂金吊坠。

2014年1月12日,采购归来的李某乘在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T3航站楼入境时,选走了无申报通道,未向海关申报任何货物、物品。海关人员对李某携带的行李进行检查时,查获了2014中国甲午(马)年纪念金币1061枚、纪念银币1295枚及金属吊坠100个。

经鉴定,纪念币均为线元;金属吊坠为银外圈、铂金芯,偷逃应缴税款31016.52元。

货品被扣押后,李某某和李某商议,向海关人员谎称被扣物品为李某在香港的朋友所赠,希望能够减少罚款和应补缴的税款。随后又委托在香港的朋友提供了虚假的采购价目表。均被海关人员识破。

之后,李某申请在香港入境时遭到拒绝,李某立即将此事告知李某某。2014年10月10日,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二人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

北京海关缉私局侦查终结后,以某投资公司、李某某、李某涉嫌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15年9月22日向四分院移送审查起诉。

四分院认为,某投资公司在进口货物过程中违反海关法律、法规,在走私进口货物环节采用偷逃的方式逃避缴纳海关征收的关税和代征税,偷逃应缴税额较大,其行为应当以走私普通货物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李某某作为该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李某作为该单位直接责任人员,法制意识淡薄,亦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四分院检察官告诉记者,随着近年来海淘的兴起,公民纷纷出国购买商品或者通过网络购买商品,但很多公民和企业却没有意识到,从境外购买商品入境时需要履行的纳税手续,或者明知却存在侥幸心理尝试逃避海关部门的税收征缴管理,结果导致个人利益损失,甚者因触犯法律而受到法律制裁。

检察官提醒,公民在境外购物时要注意,保留境外购买商品的购物票据、银行刷卡凭单等证据材料。如果有购物、接受赠送等携带物品、货物入境必须走“申报通道”,将携带入境的物品、货物交给海关官员核定是否要缴纳税款。如果携带物品、货物入境选择“无申报通道”,海关官员查获后,会认为行为存在逃避缴纳税款的故意,不仅仅会追缴税款,还会对逃避缴纳税款行为予以处罚,构成犯罪的将移送司法机关。

同时,经营进出口贸易的企业,如海淘公司,往往是法律上的扣缴义务人,境内公民通过该公司购买境外的货物、物品,应当由该公司履行进出口环节税款的代扣代缴义务。如果公司不履行上述义务,导致税款流失,数额较大,也可能构成走私犯罪的犯罪主体。

13, 9月 2022
乌克兰最美检察官:曾被普京提为少将今政治末路普京惋惜:口无遮拦

两个国家都认为这片领土属于自己,乌克兰认为这里是自治共和国,而俄罗斯则认为这里是它的管辖区。

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生活自然也不会十分平静,他们的心中自然也有自己的政治偏好。

娜塔丽亚11岁的时候,苏联解体,而乌克兰也非常动荡,这样的境况让她对现状非常不满,胸中充满了自己的政治抱负。

长大后的女孩考入了雅尔塔国立大学,所学专业为内政事务,这也决定了她毕业后一定是走从政之路。

但出生在乌克兰,又是政府部门工作,这两点注定了她不会有一个安稳的、一成不变的工作。

当时乌克兰政府“亲俄”总统下台,波罗申科接管工作,他和西方国家走得更近。

祖父和父亲都死在卫国战争中,她认为乌克兰更应该“亲近”俄罗斯,克里米亚也应该属于俄罗斯。

她公开宣布反对乌克兰政府,因此也成为乌克兰政府的“眼中钉”,他们把她列入了黑名单,限制她入境,还下令全球通缉。

当时来了很多记者,大家争相想看一下这个美女检察官的风采,连椅子都被挤到了一边。

因为日本的女人鲜少有涉足政坛的,而娜塔丽亚的形象满足了他们对于女警和女政客的所有幻想。

无数日本宅男为其着迷应援,他们称她为“克里米亚的樱花”,并纷纷在视频下留言:

在这个二次元盛行的地方,他们绘制了很多的漫画和卡通人物,一时间娜塔丽亚爆红网络,成了全球无数男人的梦中情人。

但这影响力未必是好事!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她的美貌buff并没有持续多久,这都是后话了!

因为娜塔丽亚的立场,以及她在克里米亚回归俄罗斯中所起的作用,还有网络影响力等综合因素,俄罗斯的高层开始注意到这个女子。

2015年普京会见了她,并授予她“三级司法顾问”的头衔,这个职位在俄罗斯相当于少将,足以可见俄罗斯政府对于这位年轻的女检察官的重视。

虽然这话容易让人想歪,但它真正的意思其实是在说,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的怀抱6年了。

我感谢普京,并不是因为他提拔我当将军,而是因为他没有放弃我们(克里米亚)……

从此娜塔丽亚步入了俄罗斯的政坛,为了靠近普京,她加入了普京的政党,选择和她站在了一起。

如果她坚持下去,职业前景一定十分光明!有人推测她将来可能会入驻克里姆林宫!

然而,这个倔强的女孩终究是不懂得变通,他执拗、倔强、固执,虽然政治手段强硬,但却没有足够的智慧。

2017年时,俄罗斯拍了一部电影——《玛蒂尔达》,这部电影是由俄罗斯国家批准发布的,讲的是尼古拉二世和一个芭蕾舞演员的爱情故事。

因此带头走上大街,开始抗议,阻止电影的上映,并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号召粉丝一起。

但娜塔丽亚随后又发布了更极端的言论,她称:把列宁和尼古拉二世相比较,列宁根本不值一提!

2018年,她又犯了更严重的错误,普京准备推行一项新政策,而她却坚决反对,这一次,她被要求退出统一俄罗斯党。

至此,这位最美检察官的政治生涯基本走到了尽头,她为自己的极端和鲁莽付出了代价!

但佛得角只是一个弹丸之地,国土面积非常小,把她放在这里,其实就相当于变相“流放”了,从此远离了俄罗斯的政治中心。

回顾娜塔丽亚的故事,不禁让人唏嘘,她可以说是“一手好牌打得稀碎”的典型!

她本来拥有姣好的容颜,光明的前途,只要跟着普京,用理智思考,多一些智慧,一定会是俄罗斯政坛的一颗新星。

所以我们在年轻的时候,不要冲动和极端,而应该沉下心来,认真读书,认真做事。

11, 9月 2022
携入境嫌重罪 检察官呼吁相关部门加大宣传力度

近年来,野战游戏以及电脑枪战类游戏的盛行,催生了诸多爱好枪械的军事“发烧友”,国际和香港市场上各种械也层出不穷,以至于不少“发烧友”从香港购买带入境内,甚至还有众多“水客”帮人从香港携带入境。记者日前从广东省深圳市检察院获悉,该院近年来审查起诉了多名携带从香港入境而涉嫌走私武器、弹药罪的被告人。

走私武器、弹药罪,是指违反国家法律法规、逃避海关监管,非法携带、运输、邮寄武器、弹药进出国(边)境的行为。按照我国刑法第151条的规定,要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记者获悉,2010年1月至今年10月,深圳市检察院审查起诉走私武器、弹药罪案33件,其中因从香港走私入境而触犯该罪名的有23件;走私各类出境、从其他国家或地区走私仿线件。

也称“玩具枪”,怎么会是武器呢?深圳市检察院公诉二处检察官韩明解释说:“根据《认定标准》及《公安机关涉案性能鉴定工作规定》等,法律上认定的标准,一是看是否属制式,凡是制式,一律认定为;二是看能否发射制式弹药,凡是非制式能发射制式弹药的,也一律认定为;三是看其致伤力,如果非制式发射弹丸的枪口比动能大于(等于)1.8焦耳/平方厘米的,也被认定为。所以,如果非法携带2支以上枪口比动能大于(等于)1.8焦耳/平方厘米的入境,就涉嫌构成走私武器、弹药罪。”

韩明告诉记者,从香港走私入境的被告人中,有一些是“水客”,通过帮人携带入境赚取“带工费”;有一些是军事爱好者,因爱好枪战类游戏而将夹藏入境;还有个别犯罪团伙分工协作,利用快艇通过海上运输的方式从香港走私入境。他们中间,既有内地赴港游客,也有香港居民,还有外籍人员,甚至出现了学生的身影。

韩明向记者介绍了该院2011年办理的一宗案件。90后在校中学生何某从深圳湾口岸入境时被海关抽查,海关在其腹部查获未向海关申报的仿线支、在其手提包内查获未向海关申报的金属BB弹、快速装弹器、握把等散件。经查,何某是个军事爱好者,在香港购买这类及散件携带入境的目的,就是用于个人玩乐。考虑到何某刚满19岁,属在校学生,购枪系个人爱好并无其他非法目的,加之其有良好的认罪悔过表现,法院最后判处其免予刑事处罚。

相比之下,韩明刚刚办理的另一宗走私武器、弹药罪案件则要严重得多。22岁的被告人彭某从福田口岸入境时,被海关查获可以组装成5支的零件。原来,彭某也是个军事迷,经常和朋友们在野外对战,所以这次购买5支仿线支的数额已达到了走私武器、弹药罪“情节严重”的标准,因此,彭某很可能面临七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刑事处罚。

知法守法,莫存侥幸心理据悉,像彭某这样的军事爱好者在深圳市占有一定的数量,以年轻人居多,他们一般通过QQ群联系,喜欢利用周末进行集体枪械类野战活动。相比于野战游戏场提供租用的枪械,部分军事爱好者更喜欢拥有自己的一支并派上野战用场。而这些,都是促使他们从香港购买冒险携带入境或安排“水客”携带入境的重要因素。

为此,办案检察官呼吁进一步加大宣传力度,相关部门可以通过在关口发放宣传手册、进行广播提醒等多种形式,让军事爱好者学法知法守法,明白认定的具体标准以及走私武器、弹药的严重后果,尽量使用正规的野战游戏场提供租用的枪械。

鉴于有的具有较大致伤力,一旦流入市场其危害性不容小觑,甚至可能成为一些犯罪分子的犯罪工具,办案检察官认为加强市场管理也非常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