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由于军工制造水平低,中国许多武器装备都靠进口,包括被誉为“陆战之王”的坦克。1937年12月的南京保卫战,面对来势汹汹的日军,中国守军只能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给敌最大杀伤。鲜为人知的是,在南京大屠杀之前,中国守军曾有一辆不屈的德械“一号坦克”。

【12月12日,日军藤田、井上战车队下属的独立轻装甲车第2、第6中队,驾驶94式骑兵战车向南京中华门一带发起突进。注意:城墙门上书写有巨大的“仁”字,下书“誓复国仇”】

尽管中国守军运用坦克,在南京城郊协同步兵取得了一系列战术胜利,但面对日军的多路并进,12月12日,南京卫戍司令部还是宣布了弃城撤退的命令。作为装甲部队,战车第3连也收到了撤退命令。按照要求,该部剩余的“一号坦克”,全部向中山码头周边撤退。

撤退至江边后,战车连的官兵才发现,下关一带的船只全部被唐生智收缴,车辆、物资完全没法渡江。他们尝试利用木船将坦克、车辆渡过江,但由于船的吨位过小,无法承载坦克的体积,最终放弃。

12月12日午夜,官兵经过商议,决定将所有坦克的车载武器拆下,随后丢进江里。为了防止被日军利用,每辆坦克的发动机位置还装设了手榴弹。只要日军一踩油门,便将日军炸上天。

至于其它坦克,则被浇上汽油,一并烧毁。做完这些后,大部人员登上木船准备渡江。就在起锚开船之际,突然有4名士兵自船上跳下,他们决意留守南京,继续抗击日军。经批准,他们领取了10天的伙食钱,随后将岸边剩余车辆中的弹药、燃油全部集中在一辆坦克和一辆卡车上,趁着夜色,把车开回了已是一片炼狱的南京城。

次日中午时分,炮兵第42团1营3连的副连长沈咸带一排约20余人,乘坐牵引车,自雨花台一带的阵地向挹江门附近撤退。途中行进至市中心新街口一带时,突遭自中山门杀入的日军第16师团一部步兵突袭,牵引车当即被毁,排长等七八人阵亡。由于他们是高炮单位,而高炮排除军官装备一支毛瑟手枪外,全排只有2支马枪,难以抵御日军。无奈,沈咸只能带幸存人员退至国府路附近。

孤立无援之际,返回城中的那辆“一号坦克”突然从半路杀出,投入到与日军步兵的激战中。“一号坦克”虽然只有几毫米厚的装甲,可端着“三八大盖”的日本兵,拿这个在欧洲战场被讥讽为“纸皮”的坦克没一点办法。多名日军成了“一号坦克”的枪下鬼,还被打得乱作一团,纷纷躲进建筑物以求保命,原本嚣张跋扈、气势凌人的“霸气”荡然无存。最后,沈咸与高炮排的战士安然撤出战斗,逃出南京城。

这辆“一号坦克”在掩护沈咸撤退后,便一路打,一路撤,战至傍晚时分,退至司法院大楼一带时,燃料耗尽,弹药告罄。为了不当俘虏,战车兵与来犯的第16师团步兵竭力抗争,最后全部英勇战死。

他们,真正做到了“誓与南京共存亡”,而喊响这句口号的一众长官,早已弃城。

【12月13日黄昏,日军16师团步兵、矢口战车队成员击毁“一号坦克”后,在这辆坦克前合影。中国车组战死后,遗体也被日军视为“战利品”拖出拍照】

在整个南京保卫战过程中,整个战车第3连官兵伤亡60余人,占全连总人数的四分之三。所属的14辆“一号坦克”全部战损。其中4辆“一号坦克”被日军缴获时,性能尚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