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09-10赛季入行以来,德罗赞场均20.7分4.4篮板3.9助攻1.0抢断,投篮命中率46.4%,三分命中率28.7%,罚球命中率83.6%。初入联盟之际,德罗赞以运动型球员为人熟知、身体劲爆、扣技了得。

随着时间的推移,德罗赞逐步成长为古典锋卫摇摆人在当代NBA的典范,以出色的单打和中投能力为球迷熟知,成为了卡特、波什之后第三代的猛龙标志性人物。此后,德罗赞辗转马刺、公牛,于如今32岁的年纪在芝加哥打出了生涯最好表现,重回球迷关于顶级球员的讨论范畴。

赛场场上的德罗赞有上古遗风,经典又艺术的打法早已为球迷所熟知。赛场外的德罗赞,则一直是NBA球星群体里相对神秘低调的一员。任何球星都有属于自己的绯闻或轶事,德罗赞亦不例外。

在本文之中,笔者将稍加整理,综合盘点出关于德罗赞未必广为人知的十件轶事,以供诸位对他有兴趣的球迷可以更全面地了解他。当然,受篇幅所限,若有商榷之处或补充,欢迎诸位球迷在评论区留言分享。

德罗赞来自于洛杉矶下辖的小城康普顿的穷人家庭,父亲弗兰克早年曾经中风、母亲则患有红斑狼疮,自小家人靠打零工维持生计。康普顿是一座白人占比只有15%左右的小城、黑人帮派分子扎堆,德罗赞正是在这样的混乱街区长大的。

他人生第一次参加葬礼是5岁,因为最疼爱他的舅舅被当地帮派分子打劫且枪杀了;第二次参加葬礼,则是16岁的时候,自己最好的朋友达维安被枪杀了。

篮球是德罗赞远离纷扰和改变命运的路径,在这一条道路上,德罗赞很争气,因为他早有觉悟除了抱着篮球前进之外,自己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在德罗赞少年时代开始打球打出名气之后,当地再也没有人找他们家麻烦,因为混白混黑的人都想他们的小城能出来一个打NBA的小孩甚至是球星。后来,康普顿在那个时间段不仅出了一个NBA球星,而是一对。

他的父亲弗兰克是他最早的导师,弗兰克会在闲暇时间带小德罗赞去附近有篮球的公园打球,带他走入篮球世界并担任了最初的导师角色。

提到德罗赞在NBA要好的朋友或者兄弟,相信许多球迷会想到和他并肩作战多年的洛瑞。实际上,其实哈登和德罗赞的关系也极好,甚至可能更亲近。皆因,两人都来自洛杉矶的康普顿,自小就认识,是一起练球长大的好兄弟。

在幼年时代,彼此曾在受欺负的时候相互出头,在大学时代,两人在同一联盟的两家大学里相互对决;进入NBA之后,两人一直是对手,碰面的机会不多,但碰面必相见欢,两人也时常通电联系,尤其是在德罗赞最艰难的那段日子里。

远在加拿大的猛龙队并不是一支对NBA球星有非常大吸引力的球队,在德罗赞到来的时候,猛龙是属于波什的球队。德罗赞是2009年的9号秀,进入球队之后亦是重点培养的对象,球队把他的储物柜安排在波什隔壁,期待他能和波什组成双星搭档,而波什对他也很照顾。只不过,波什在没多久之后就选择去热火和兄弟抱团。不知道当初波德组合能一起走下去,猛龙会达到什么水平呢?

德罗赞是少数公开过自己患有抑郁症的NBA球员,而他抑郁症的由来则与当时在梦里的境况有关。前文提及德罗赞的父亲患有肾病,在早些年恶化得非常厉害,而德罗赞的母亲本身也是红苍狼斑的病人。在父亲病重的一两年里,德罗赞基本上是有闲暇时间就从多伦多往返飞洛杉矶以更多地照顾父母、赛场上的表现或多或少受到影响。

因为和已经订婚的妻子莫里森聚少离多,后者和德罗赞提出了分手,并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德罗赞。此外,在经历了三年的抗争之后,德罗赞的父亲还是因为疾病去世,种种境况加成之选,德罗赞在那段时间就抑郁了。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外界的关心,德罗赞也算是战胜了抑郁症、重新专注于在自己的新生活和篮球上,打出了更好的表现。

绰号文化是篮球文化的一部分,许多NBA球星都有属于自己的专属绰号,德罗赞亦不例外。在中文世界中,他最为人熟知的绰号是和洛瑞组成的【垃圾兄弟】,这是他和洛瑞友情的见证。

当时猛龙双枪在季后赛的表现和常规赛有落差,猛龙难以走太远。当年,在被淘汰之后的记者发布会上,洛瑞说自己打得确实是垃圾,之后德罗赞也是跳出来承担责任,那我打得也很垃圾。

除此之外,国内球迷亦喜欢以【阿赞】来代称德罗赞,以表亲切。在英语世界中,球迷一般更习惯用DDR又或者是Deebo这些缩写或昵称来代指德罗赞。

德罗赞是洛杉矶人、偶像是科比、自小也是湖人的球迷。回顾他的职业生涯,他曾有两次机会非常接近加盟家乡球队湖人。

时间回到2016年,德罗赞成为自由球员时,湖人队其实有向他招手,但他为了报答多伦多球迷、认定北境多伦多也是自己的新家,选择了留队续约五年、告别了回家乡打球的机会。

然而,众所周知,在有机会得到伦纳德之后,猛龙现实地和德罗赞说了一声后会有期。当然,残酷又丰满的事实也是德罗赞走了,猛龙球迷的冠军就到手了。

第二次机会,则是去年的休赛期,志在补强的湖人其实也考虑过家乡子弟兵、当时身处马刺的德罗赞。在去年年底接受采访时,德罗赞也表示自己在夏天认为加盟洛杉矶湖人的机会很大了,而NBA交易市场就是这样,最后完成家乡之路的是拉塞尔-威斯布鲁克,但我去芝加哥回过头来看也是很好的选择。

在长大之后,德罗赞第一个刺青是刺在左手上的“忠诚”二字。从这个选择上看,性格内敛、为人低调的德罗赞,其实是非常懂得感恩、作风老派的NBA球员,他总是希望能忠于自己的社区、忠于对自己有培养之恩的球队。

只不过,NBA是商业联盟,作为球员做到忠于自己,其实足以问心无愧。在当年被交易离开猛龙之后,德罗赞曾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NBA运行规则,已在心中和猛龙制服组的所有前同事斩断了情谊,这个东西不会再存在。

德罗赞的运动能力是顶级的,早年是NBA五佳球的常客,当年参加扣篮大赛也是险些拿到冠军。在2016年的中美男篮热身对抗赛里,德罗赞在第四节下快攻的时候祭出了惊人的表现,在空中直接2360度滑翔起飞,完成流畅转身后试图把篮球灌入篮筐。

最后,在贾诚犯规的情况下,德罗赞扣歪了一点点,篮球飞了出来。虽然没有入球,但德罗赞那一个回合代表表现足以称得上技惊四座。在赛后,詹姆斯更发推称,德罗赞能扣入去的话,那一球绝对是历史前五级别精彩的实战扣篮。不过,对此,时任美国男篮主帅老K却有不同看法,称自己不愿意在这种级别的比赛看到有受伤风险的秀操作举动,球员保持比赛心态的严肃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德罗赞是科比的死忠球迷,自小受科比的影响非常大,而科比对这一位小老弟也是非常看重,在他进入NBA之后不时会在休赛期和他一起合练指点。在比赛日,曼巴门徒德罗赞亦是时常穿科比系列的战靴金靴进行比赛。

根据德罗赞近期接受《Legion Hoops》的采访回忆透露,他笑中带泪地说,曾经有一次在对科比的比赛中穿上了Air Jordan的鞋出战,科比看到之后十分生气并质问他看看你在干什么?在那场比赛中,科比火力全开打爆了德罗赞还在他头上射入决胜球。在那场比赛之后,德罗赞再也没穿过AJ的球鞋。

在2021年的12月31日以及2022年的1月1日,代表公牛的德罗赞分别在对战步行者和奇才的赛事里射入压哨三分绝杀,成为了NBA历史上第一个连续两日射入绝杀的球员,这是属于德罗赞留名NBA历史的特别专属成就,而他实现的手段则是他不爱用但不代表不会用的三分球。